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科幻›林辰大魏國將門林氏少主
林辰大魏國將門林氏少主

林辰大魏國將門林氏少主林辰趙無極

標籤: 林辰 林辰大魏國將門林氏少主 科幻 秦月兒
小說《林辰大魏國將門林氏少主》,此書充滿了勵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別是林辰秦月兒,也是實力派作者「林辰趙無極」執筆書寫的。簡介如下:武道爭鋒,紅顏不老,多少無敵者譜寫這璀璨時代,然世間聖佛魔妖,人傑英豪,皆在神下! 而我林辰,以劍逆蒼穹,上九天,斬神!...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1:4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這不可能,少俠你可要確定!」山神沉聲道。
祂的確神形都快消失了,但如果有人強闖那雨神留下的力量,祂不該連一點感應都沒有!
到底是什麼存在,可以這樣悄無聲息的進去!
「該不會雨神沒死吧?」林辰道。
雨神飛升失敗,身死道消,但也可能留得殘魂進了煉獄,最後成了這鬼靈。
當然,這很不可思議,幾乎不可能,林辰也只是根據現狀做出猜測罷了。
「這……不不,雨神已經死了,飛升神界,要麼成功得證天神之位,要麼就是身死,沒有退路可言」,山神道。
既如此,看來是無法知曉情況了,畢竟世界之大,時光長河漫長的跨度,什麼逆天之人都可能有。
更不要說鬼靈背後還有十首九嬰,許多不可能也會成為可能。
「山神尊下,可以讓我們下去嗎?」月嬋問道。
此地若有雨神留下的力量,一旦被那鬼靈所得,只怕生靈塗炭,必須阻止才行!
「這個……」山神十分猶豫。
沒有雨神法旨,祂是沒有資格碰觸雨神留下的力量的。
「尊下,雨神已經隕落,又怎麼可能給您法旨,既然祂飛升之前特意借了您的山,想必,也是想讓您來做決定」,月嬋道。
山神考慮了一會,道「你說得對,雨神的深意無法揣度,或許這就是雨神本意。」
「罷了,既然在老朽行將消散之前,遇到了你們二人,便助你們一臂之力吧!」山神下了決定。
隨即,那殘破的石像之上,點點神芒湧現,一股股玄奧的神紋在虛空中蕩漾開來。
這力量,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與這座山連成一片,這就是山神的力量,這座山,就是祂的根!
「開!」山神低喝一聲,隨即,神紋重組,在岩壁之上化作一個圓圈,而在林辰的視野中,這個圓圈正與法則之眼中那特殊的法則之線相連。
林辰眸光微微閃動,看來這山神沒有騙他們,起碼暫時沒有。
「你們進去吧,老朽還剩下最後一點神力,可以再送你們出來,但只有一次機會」,山神精神波動都已經十分虛弱。
祂顯然已經快要油盡燈枯了。
林辰和月嬋都是行了一禮,隨即躍入圓圈之中,周圍的光影變換,隨即,很快,兩人來到了山中。
雨。
進入這山中世界,第一眼見到的就是雨,小雨淅淅瀝瀝的,也不知下了多久。
這是一個小世界。
雨的世界。
林辰他們眼前是一片大湖,湖光山色,在煙雨朦朧間,美不勝收。
這是水鄉的柔美,與雨相襯。
湖邊是一排柳樹,地上砌着石板,一路往前。
林辰和月嬋對視一眼,皆有些意外。
沒想到山中世界竟是這般景象,不過與雨神倒是契合。
「神力流逝的速度變快了不少,這雨,有吸收神力的作用」,林辰微微蹙眉。
站在雨幕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神力在流逝,即便他緊守神力于丹田,甚至都不在經絡間運轉,效果卻並不大。
雖然流逝得不算太快,但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嗯,要小心」,月嬋道。
隨即她取出兩柄油紙傘,將一柄遞給林辰。
撐開傘,隔開雨幕,沒什麼效果,不過要比直接用神力隔開雨水要稍好一些。
看來直接接觸,受到的限制也會更直接。
如此,兩人撐傘,並肩沿着石板路往前走去,他們想要的答案,應該就在這路的盡頭。
「這裡好寧靜,好美」,月嬋看着雨景,淺淺的道。
這裡的確讓人感覺舒暢,經歷了太多打打殺殺,在這樣一片雨景中安心小憩,確實很不錯。
「讓人鬆懈的環境,也是獵殺的好天」,林辰則道。
月嬋心頭一凜,不再說話。
兩人不斷往前,而踏過九百九十九塊石板,前面的路卻被另一層雨幕隔開了。
這邊的小雨,淅淅瀝瀝,那邊卻是中雨,雨點如黃豆。
顯然這兩邊的雨是不同的。
林辰踏入一步,便是輕哼了一聲,神力的流逝速度進一步加快了,這在林辰的預料之中,但並不止如此,神力也在被限制!
雨神留下的手段嗎?
林辰冷哼一聲,繼續往前走,也沒有做什麼對抗的措施。
他倒是想要看看,走到最後到底可以將他的力量限制到幾成。
月嬋也只能跟上去,而她受到的影響,自然比林辰更大一些,不過,還不到支撐不住的時候。
又一次走過九百九十九塊石板,前面,大雨滂沱。
不過石板路卻不再是沿着湖岸,在這裡,有一條通往湖心島的路。
神力在加速流逝,神力本身也被更大程度的限制着,而且,雨水染濕了虛空,感覺整片虛空都變得非常的沉重。
「仙子可還好?」林辰問道。
「應該只剩下五成戰力了」,月嬋苦笑一聲。
五成,亦是極為驚人了。
換做尋常天才,根本無法踏進第三層雨幕,甚至是新王,走到這裡,恐怕能留下三成戰力已經是極為了得。
畢竟,就算是林辰也僅剩下八成戰力而已!
當然,要是林辰動用簡體「世界」,這裡的雨幕將被他徹底隔開,影響將進一步打折扣!
一路走到湖心島。
島中,有一座黑瓦白牆的建築,是一間廟宇,大門之上的牌匾寫着「雨神廟」三個字。
但門卻是開着的。
林辰他們拾級而上,走進了雨神廟。
這座雨神廟規模不大,進廟之後是一口小水塘,水池上有七星燈點着,紅燭在雨中燃燒。
水池兩邊,有兩座四足銅鼎,銅鼎中,插滿了香,而香依舊在燃,白煙在雨中飄散。
香燭竟燒到了現在!
林辰心頭一凜,本能的感覺到了不對勁,他的氣運在震蕩着,在預警!
「這香味,是這些香燭散發出來的嗎?」月嬋神色一變。
的確,走進廟中,就聞到了一股異香。
「難道是神香!」白書低呼一聲。
「神香?」
白書神色無比凝重的點點頭,「那紅燭,可能是由神明血肉熬成的油脂煉製而成,那香,是神明的骨!」
什麼!
林辰聞言,腦袋都是一陣炸響,眼前這雨幕山水,白牆黑瓦的恬靜之美,瞬間破碎了。
好像這個世界都是黑了下來,陰森而恐怖!
而如果真是如此,雨神在飛升之前,去殺了其他的神明!
雨神用他們的骨血煉成香燭,並且放置於此,保持香火不滅。
只要香火還在,雨神的神格就不算徹底跌落?!
林辰心中湧出一股寒意,就算是邪神,也不是哪個都會用此等手段的。
不過也是,神從眾生香火中誕生,又怎可能只有神性,世俗**,人性之中的光暗,自然都有沾染。
如此神明,林辰還真有些擔心,對方能夠從飛升之中退出來,留得殘命!
若真是如此,恐怕與那鬼靈真有什麼關係。
「鬼靈應該就在裏面,走吧,但一定要小心!」林辰沉聲道。
體內神力醞釀,隨時都可以出手。
走過前殿,兩人來到了後面的主殿,在這裡,便是供奉着雨神神像的地方。
雨神神像,威嚴無比,有種凌然天地之間的感覺,讓人不自覺的就會敬畏,若是尋常人,見到神像的瞬間,恐怕就是不自覺的跪下拜伏。
這神像之上,神性依舊在流淌着,這絕不是信仰斷絕的神明可以擁有的!
在這裡,雨神留下了後手,這就是祂另一道神形!
「鬼靈呢!」林辰神色一變。
這山中世界並沒有雨神的蹤跡,它應該就在雨神廟中才對。
神像!a

林辰瞳孔一縮,難道那鬼靈在神像之中,它當真就是雨神留下的殘魂不成!
林辰汗毛都已經豎起來了,此時此刻,他沒有半點猶豫可言,在念頭轉動的瞬間,他的劍已經出手!
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險,絕不可能等着探查再行動!
斬天拔劍術!
林辰一劍,直斬那神像!
月嬋心驚,不知道林辰為什麼突然對雨神神像出手,那神像看上去並沒有問題。
不過林辰已經出手,她此刻當然不能有半分猶豫,當下神明之賦運轉,月下劍仙圖直轉九天玄女圖!
滿月升起,月嬋的劍醞釀到極致!
林辰的劍落下,狠狠的斬擊在神像之上,下一刻,巨大的轟鳴聲響起,並且伴隨着雷鳴,有神威在震蕩,好像是做了什麼大逆不道之事,要遭神罰天譴一般!
那種感覺,換做他人,甚至可能已經形神俱滅了。
神的威嚴,哪裡是凡人可以褻瀆的?
但這可是林辰,之前就敢跟偽神對剛,那山河仙尊說不定並不比雨神差。
就留下這麼一道神像,還能震住林辰不成?
八劫劍意瘋狂跳動,九天斬神訣的力量直入劍中,神也要給你滅了!
「啵!」
一道無形漣漪散開,下一刻,自那神像之上有一重神光爆發而出,巨大的力量,將林辰的劍也給推了回去!
雨神的神力!
化作濃密的雨幕,竟如無法跨越的鴻溝一般,將林辰的力量徹底阻隔。
同時,一聲怒喝響起,直震神魂!
就好像是天雷直接在腦海中炸響一般,那是神明之怒!
不過林辰可不吃這一套,根本不受影響,而這雨幕出現,也表示對方也有些着急了,顯然是沒有猜到林辰會直接出手!
否則,動用的應該是神御!
那既然得了先手,林辰哪會就此放過,劍鋒之上簡體「界」字流轉,憑藉八劫劍意的無雙鋒銳,瞬間將雨幕突破!
「叮」的一聲,斬入神像之中!
幾乎將神像攔腰斬斷!
可惜,還是差了一點!
「凡人,你在尋死路!」一聲怒吼響起,如同來自九天,下一刻,整個小世界都下起了暴雨,雨水灌入廟中,淹沒一切!
而這些雨水,每一滴都具備雨神的神力,這個世界本身,就是祂的力量,這是在重聚!
「鬼靈的氣息!」月嬋眸光一閃。
她的感知雖然不及林辰,但也是一等一的,能勝過她的人可不多,此刻神像被林辰斬開了一道口子,她如何會察覺不到,神像之中就是那鬼靈!
它竟然佔據了神像!
難道真與雨神有關!
但就算真是如此,那也已經是墮落的神明,絕不容許其得到雨神留下的力量!
當下月嬋沒有半分猶豫,眸光閃動,抓住瞬間的破綻。
神女落九天!
這一劍,藉助林辰之前那一劍的力量,穿透了雨幕,斬在林辰所斬過的位置。
星火跳動,再度深了幾分,可惜,她的實力不及林辰,終究是沒能斬透神像!
而鬼靈,不可能再給他們機會。
神像發光,無數雨水灌入它的軀體,隨即,神像竟然動了起來,雙手往前橫推!
力量大破滅。
整個雨神廟都是炸開,林辰和月嬋急速退後,也只能暫時放棄繼續進攻。
「鬼靈佔據了雨神神像嗎,它就是雨神,還是說,只是想要鳩佔鵲巢?!」月嬋驚疑不定的道。
林辰搖頭,目光凝重。
「難說,但我更相信鬼靈與雨神有關,但它能夠再度回到這裡,有別的力量在出力!」林辰道,並沒有直接點明是十首九嬰的主魂。
「那現在怎麼辦?」月嬋眉頭緊皺,盯着那被雨水完全吞沒的雨神廟。
那裡散發而出的氣息,是越來越恐怖了。
「弒神唄,沒看到你的主顧多麼霸氣,神不如狗,那鬼靈要是真的恢復了神身,照樣斬掉!」林辰哼了一聲。
月嬋有些無奈的橫了林辰一眼,這時候了,還說有的沒的。
不過抱劍青年的確給予世人極大的震撼,她自然也受到影響。
無論如何,她也不是怯戰之輩。
「我實力不如你,只能輔助,伺機而動」,月嬋道。
「足夠了,我會給你創造機會的」,林辰點點頭。
而幾乎同時,林辰瞬間橫劍在前,緊接着,就是急驟的爆響傳出,乃是數道羽箭從那雨水中電射而至,威力絕倫!
林辰渾身的神力都微微顫動。
若非林辰反應夠快,這一擊,就算是他的肉身,也無法硬抗!
雨神手段,果然不俗!
月嬋迅速退後,身上月光輪轉,護住己身,九天玄女步入凡塵,像是要與她相合一般。
她在醞釀自己的最強一擊。
「還不出來?」林辰喝道。
而像是回應他,滿空的雨點突然凝固出了,像是靜止了一般,停留在空中!
緊接着,那些雨點化作細小的箭,全部轉向,從四面八方瞄準林辰!
隨即,全部激射而下。
這可真的是箭雨了,每一道雨箭都蘊含著極強的殺傷力,這是打算將林辰釘成刺蝟!
「是不是有些小看我了,還是在煉獄待久了,腦子已經壞掉,給我滾出來!」林辰卻是冷喝,橫劍一震,簡體「界」字與空間皇冠齊鳴!
雨箭根本傷不到林辰,在不斷炸響,化作了一口倒扣的碗一般!
但根本無法突破。
「人類,你膽子不小,本神消失在歷史中太久,讓你忘記了應該敬神嗎!」一道低吼聲響起,伴隨着神怒!
緊接着,雨水之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那神像渾身繚繞着神芒,一圈圈散開,猶如真神臨世,神威氣勢蓋絕天地間!
就像是雨神復活了一般!
「還是神像,看來這軀殼,對它來說很重要」,林辰眼睛微微眯起。
雨箭散開,天地間只是淅淅瀝瀝的小雨落下,一人一神站在水面之上,看着彼此。
「凡人,跪下,敬神,你可成為本神逆天回歸之後,第一位信徒!」鬼靈背負雙手,雙眸淡淡開闔,如俯視人間的神。
「神格已毀,神胎亦滅,現在頂着煉獄鬼靈,借他人之力奪一個石像軀殼,也敢在我面前狂吠,簡直是笑話」,林辰冷哼一聲,直接嘲諷。
鬼靈雙眼之中神光暴漲,對着林辰怒目而視!
它被徹底激怒了。
林辰所說,皆在它的痛處!
聊到這地步,自然也聊不下去了,雨神將手一揮,雨水之中的力量再度增長,雨幕之中,擁有着比之剛才更大的限制!
這可是雨神的世界!
林辰外人到此,又怎麼可能敵得過它的主場優勢!
「雨龍!」鬼靈低喝一聲,雨水迅速凝聚,化作一條巨大的雨龍,威壓陣陣,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黑龍!
林辰萬分一之上,如黑焰在燃燒,隨即化作一條恐怖黑龍,兇惡至極的氣息驟然鋪展而出!
雨龍對上黑龍,瞬間咆哮上前,瘋狂的撕咬起來!
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