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兔淼淼

標籤: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白鈺 聶凌宇 都市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是作者「 「兔淼淼」」的傾心著作,白鈺聶凌宇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新書《【快穿】病嬌男神,獨寵我》求收藏 他美艷,他禍水,他天下無雙…… 他是天下人爭搶的目標,沒有人可以抵禦他的誘惑,也沒有人會不愛上他。 為了拯救被反派們崩壞了的世界,白鈺穿梭在各個位面,只為讓反派們感受到這世間的溫暖,樂不思蜀,沉溺其中。 霸道總裁:再也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腹黑竹馬:...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5: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墨亦寒用力的捏着一張牛皮紙。
只感覺自己心如同刀絞!
那是白鈺給他用來包毒藥的紙。
墨亦寒對於白鈺有一種近乎病態的偏執。
和白鈺有關的一切,他都喜歡收集。
現在,他更是連這麼一張紙都捨不得丟棄。
因為那是白鈺給他的。
是白鈺關心他的證明。
得到這包東西的時候,墨亦寒在想,墨青嵐是不需要這包東西的。
所以,這個東西是白鈺給自己的。
至少白鈺在準備這包東西的時候,心裏想的是自己就算墨亦寒知道,白鈺會對他這麼好,完全是把他當成墨青嵐,但是他還是在不停的告訴自己。
這包東西不是。
因為只有自己用的到。
他很珍惜的拿着那張牛皮紙,把它當成全天下最珍貴的禮物。
雖然白鈺送給他很多東西,但是這個他最喜歡,因為只有這個是真正屬於他的。
可是,墨亦寒都沒有來得及高興。
就立刻得到了墨青嵐去找白鈺的消息。
墨亦寒一直以來最害怕的就是墨青嵐會出現在白鈺的面前。
年少的時候,他總是會被墨青嵐後悔了,回去找白鈺的夢嚇醒。
夢裏面白鈺每一次都會選擇墨青嵐然後拋棄自己。
這已經變成了墨亦寒內心深處最恐懼的一個心結。
雖然這樣的事情一次都沒有發生過,但是他卻每天都活在惶惶不安之中。
現在,他最害怕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
墨青嵐真的去找白鈺了!
「去把墨青嵐抓住。不準讓她靠近白鈺!」
墨亦寒咬着牙說出這樣的話。
然後竟又對着屬下說道「我要立刻趕回去!」
「主人,不可啊!您的登基大典在即,你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啊!
墨亦寒還沒有正式登基,現在還不算是一個真正的皇帝。
「主人,這些年來,我們部署了那麼多,一直為的就是這一刻,您不能在這個時候前功盡棄!
登基大典您不在,那我們這些年來到底在努力什麼?」
暗衛的話直直的戳向墨亦寒的心。
他當然知道登基大典的重要性
可是
只要一想到墨青嵐隨時都有可能找到白鈺。
他就感覺自己一刻也無法在這裡再待下去。

墨亦寒不知道這幾天自己到底是怎麼過的
整個大典期間他都充滿了焦躁。
每一刻他都在努力的按耐住自己想要去找白鈺的心。
直到大典結束,他再也無法控制,直接帶着人馬就往白鈺所在的方向趕去。
白鈺知道墨亦寒已經登上皇位之後,整個人都說不出的開心。
他原本還在想,等把自己手上的這些事情全部都處理完,他就去找墨亦寒。
卻沒有想到墨亦寒竟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這混蛋就這麼想自己嗎?
白鈺低着頭忍不住翹起嘴角。
心裏面簡直說不出的甜蜜。
他還記得這混蛋在臨走的時候,把自己灌醉了,和自己發生關係了呢
現在是不是要好好的給自己一個交代?
白鈺想要讓自己硬氣一點,但是臉上卻慢慢印出紅暈。
心裏的喜悅實在太過濃厚,他沒有辦法掩飾自己的心情。

白鈺看見墨亦寒的時候,墨亦寒正坐在馬背上,他的樣子儼然已經不再是小時候那一副瘦小的樣子。
現在的他高大挺拔,英俊迷人。
這是白鈺第一次意識到,墨亦寒已經長到這麼大了
他已經不再是那個只會給跟在自己身邊撒嬌,需要自己保護的孩子了。
這種感覺來的那麼快速,甚至就在和墨亦寒發生了關係之後,都沒有這麼強烈。
白鈺感覺自己的心在狂跳,心裏的羞澀也忍不住表現在他的臉上。
從今天開始,他已經不再需要把墨亦寒當成一個孩子來看待了。
而是要把他當成自己的男人。
心裏是說不出的愛意,白鈺等待着墨亦寒跳下馬,然後走到自己的面前,抱住自己。
這個場景白鈺已經想過很多次了
最近這些日子,總有大臣在向他催婚,他簡直要煩死了。
白鈺一直在應付他們說,還沒到時候,還沒有到時候
但是其實他自己知道,他是在等墨亦寒回來。
只要墨亦寒一回來,他就會和墨亦寒成婚。
到時候兩個國家的皇帝成婚,應該沒有人敢說什麼。
白鈺在這段時間,便開始準備很多東西,甚至就連婚服都已經準備好了。
只要墨亦寒回來,他便要立刻和墨亦寒成婚。
他們倆彼此相愛,就應該早一點在一起啊
白鈺還在心裏暗暗的想,墨亦寒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自己的?
自己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還一直把墨亦寒當成一個小孩子來對待。
早知道他對自己的心,自己也應該早一點對他表露心意的。
這樣一來,也不用讓墨亦寒苦苦單相思了
白鈺紅着一張臉,看着墨亦寒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來。
心臟跳動的速度開始慢慢變快。
白鈺也忍不住提起腳步,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走去。他想要和他狠狠的擁抱在一起!
可是,讓白鈺沒有想到的是,墨亦寒確實朝着他走了過來,但是他並沒有上前抱住自己。
而是拿着一把劍,將它直接指向了自己的喉嚨。
白鈺整個人都愣住了。
「墨亦寒?」
劍端離白鈺的喉嚨只有一寸,簡直危險至極。
只要墨亦寒動一下,他就能夠立刻讓白鈺死在這裡。
白鈺完全懵了。
這是什麼情況?
這個傢伙他是瘋了嗎?
在這樣的場合下,他居然拿劍指着自己!
這種事情是開不得玩笑的,一不小心就會引起兩國的戰爭。
「你幹嘛?」
然而沒有等到白鈺用手將劍揮開,墨亦寒就已經先一步走過去用力的拍在白鈺的後頸上面,直接將白鈺整個人打暈。
他的動作實在太快,快到白鈺這邊的士兵都還沒有來得及做任何反應,白鈺就已經整個人暈倒在墨亦寒的懷裡。
畢竟墨亦寒對於白鈺太了解,白鈺那一手下毒的功夫實在過於恐怖。
他不能給白鈺任何可以下毒的機會。
而反觀白鈺這邊,他對於墨亦寒根本就是無條件的信任,墨亦寒帶着大批的士兵進城,白鈺也覺得沒有關係。
白鈺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墨亦寒對自己的心。
所以竟然在這種時候,被墨亦寒給劫持了。
劍抵在白鈺的脖子上面,墨亦寒肆無忌憚的看着這城裡所有的士兵。
「把劍放下來,要不然我就殺了他!」
說著墨亦寒還看向了自己帶過來的那些兵。
「把這些人都俘虜起來,有反抗的直接格殺勿論!」
白鈺的國家,在一夜之間徹底變了天。
在墨亦寒回來的時候,帶了好多士兵。
他帶進宮的有一部分,藏在城外的是另外一部分。
之前白鈺給墨亦寒的毒藥,他並沒有完全用掉,現在竟然用在了白鈺自己的士兵上面。
再加上他又劫持了白鈺。
將整個皇宮控制起來,並沒有花多少時間。
一時間整個王宮的人都人心惶惶。
所有人都以為墨亦寒和白鈺的關係很好。卻沒有想到墨亦寒早就已經狼子野心。
白鈺用雷霆手段奪取王位,可墨亦寒竟然黃雀在後,把白鈺給抓了起來。
他甚至連這邊王位也想要!
看來這些年,白鈺把墨亦寒當成男寵的事情一直讓墨亦寒耿耿於懷。
所以他才會一回國奪取王位,就立刻回來複仇!

墨亦寒不知道那些人會這樣想他,他抱着白鈺來到了之前他們倆住的太子宮。
自從白鈺成為皇帝之後,他們倆就換了一個地方住。
但是墨亦寒還是最喜歡這裡。
他和白鈺在一起的五年,幾乎都在這裡度過。
墨亦寒這輩子,最忘不掉的就是那段時光。
寧靜又美好
現在看着躺在自己懷裡的白鈺,墨亦寒那一直充滿恐懼的心才終於變得安寧。
白鈺已經不再是皇帝了,他失去了至高無上的權利。
再也不是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了。
以後,他也沒有權利把墨青嵐留在他的身邊
墨亦寒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瘋狂的笑意。
看着跪在地上的太監總管,墨亦寒對着他問道
「我不在的這些日子,白鈺做了些什麼?」
那太監總管滿頭是汗,他聲音顫抖着把白鈺這些日子做的事情全部說了一遍。
無非就是在處理朝堂上面的事情。
「對了,還有他在準備婚禮,兩套婚服都已經準備好了。不知道皇不知道白鈺是不是已經想要立後了?」
「立後?」
墨亦寒聽到這太監的話,感覺自己的心臟在這一刻都要停止跳動了。
白鈺難道也聽到墨青嵐要來找他的消息了?
竟然都已經準備立後了!
墨亦寒只感覺自己的全身都在發抖。
說不出嫉妒從他的心裏冒了出來。
這個該死的混蛋!這麼多年了,還是忘不了她!
「質子殿下,您要不要看一看那兩套婚服?」
「不要!滾!」
墨亦寒猛地一腳踢在了那太監的身上。
他怎麼可能會去看白鈺和墨青嵐的婚服?
白鈺這個該死的混蛋!
「還有什麼質子殿下?我要成為這個國家的皇帝。以後叫我陛下!」
他要把所有的權利都拿過來!
「遵命,陛下!」
太監嚇得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墨亦寒面色猙獰的看着懷裡的人,將他狠狠的丟在床上。
然後他找來了最粗的鐵鏈將白鈺的四肢全部都綁好。
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已經一直在期待着這一刻了。
現在終於達成。
墨亦寒用手撫摸着白鈺的臉頰,眼神簡直說不出的瘋狂。
他用力的捏住白鈺的下巴,然後咬在他的唇上。
「混蛋!我終於把你給囚禁起來了。從今天開始你已經變成屬於我一個人的。你休想再和那墨青嵐在一起。」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